印度創業公司為什么越來越貴?


來源:志象網   時間:2019-10-23 15:00:15


點擊添加圖片描述(最多60個字)

中國正處于資本寒冬,而印度正處于炎夏。

//本文共2356字,預計閱讀7分鐘//

10月21日,胡潤研究院發布《2019胡潤全球獨角獸榜》。根據報告,從排名來看,中國獨角獸企業首次超越美國,中美兩國擁有世界八成多獨角獸企業,印度排名第三。

不過,單論一級市場的表現,中國和印度可謂冰火兩重天。國內有機構最近發布,2019年全年投融資交易筆數很可能跌至2014年前水平,全年投融資交易金額很可能跌至2015年前水平。

中國正處于資本寒冬,而印度則處于炎夏。

數據分析公司Tracxn的最新數據顯示,與去年同期相比,2019年前9個月投到初創企業的資金增長了25%,達到109億美元,盡管交易總數下降了26%,僅為937筆。數據還顯示,以往,印度的投融資以中晚期為主,金額一般在5000萬美元以上,但現在,早期投資正在復蘇。

資本的涌入,導致一些初創企業的估值在一夜之間成倍增長,而它們的業務指標卻沒有任何重大變化,這也引發了投資者對“泡沫”的擔憂。志象網接觸過的不少中國投資者都認為,印度公司的估值太貴。

點擊添加圖片描述(最多60個字)

“目前,在科技投資領域,“泡沫”的三V都在起作用——數量(volume,投資數量)、價值(value,估值與基本面的對比)和速度(velocity ,投資決策的時間/各融資輪之間的漲價),”經緯印度總經理Avnish Bajaj說,他是Ola和Quikr等公司的早期投資人。

“直到不久前,還只有數量和價值在發揮作用。但由于投資者被迫在幾天之內做出決定,現在,速度也在發揮作用。通常,高速和錯誤的判斷決策之間有很高相關性。”

估值飆漲,但投資人愿意埋單

數月之內,印度創業公司估值都出現大幅上漲。以“新銀行”(neo-bank)初創公司Open為例,據兩名知情人士透露,該公司正在與投資者談判,籌集高達1億美元的融資,投后估值約為4億美元。這家企業在2019年已經籌集兩輪融資,兩輪融資之間的估值增長了近8倍。

類似例子還包括印度最大的家政服務平臺UrbanClap,它的估值在8個月內幾乎翻了一番,達到9.3億美元,而印度社交電商平臺Meesho的估值在同一時期內則翻了近兩倍,達到7億美元。

最近,印度的風投基金開始嘗試更早期的投資。比如,紅杉印度甚至進入種子輪的交易。其他幾家風險投資公司如經緯印度、光速創投和Chiratae Ventures等,也在過去幾個月增加了早期投資的數量。而且,早期公司的融資規模,已從之前的50萬美元增加到100萬美元,再增加到200萬甚至300萬美元。印度的早期公司也不便宜了。

點擊添加圖片描述(最多60個字)

明星創業者的項目就更加不用說了,在其推出產品之前,估值就超過1000萬甚至1500萬美元。比如,Flipkart等大型互聯網企業有5-10年資歷的人出來創業,連續創業者的數量也在增加,他們備受投資人青睞,這也導致他們公司的估值飆升。

另一重原因,則是老虎環球強勢回歸。今年,這家老牌風投公司已經在印度完成了20多筆新的中后期投資,這一速度直追2014-2015年,那是印度創投的狂熱期。老虎環球也許是印度互聯網領域最有影響力的投資者,他創造的一項記錄,至今無人打破。在2014-2015年度的一個月里,它曾經領投18筆交易。

不過,瘋狂之后便是長期的沉默,停止對印度新創企業投資,很大原因,是因為它的相當大部分資金,鎖定在Flipkart的交易上,無法退出。而Flipkart被沃爾瑪收購后, 賺得盆滿缽滿的老虎全球以餓虎下山之態,重返印度。

此外,在風險投資之外,傳統的PE也開始沖進印度市場,也包括對沖基金Steadview Capital、高盛和總部位于美國Ribbit Capital等。

點擊添加圖片描述(最多60個字)

國內國際資本的追捧,確實“慣壞”了印度創業者,因為他們很輕松的能融到錢。

印度教育初創公司Interviewbit Academy的聯合創始人Abhimanyu Saxena表示:“上一輪的投資者都參與了這輪,而且,我們獲得了未來12-18個月所需資金的兩倍。”

Saxena的初創公司位于浦那,為應屆畢業生和工科畢業生提供基于收入分享協議(ISA)的繼續培訓課程,他們只有在找到工作后才能支付這筆費用。Saxena的公司即將完成紅杉資本和老虎環球管理基金參與的2000萬美元融資。Interviewbit也是首批入選紅杉加速器項目Surge的初創公司之一。

泡沫來了嗎

必須看到,有些行業,確實需要消耗大量資金。

以外賣行業為首。據稱 Zomato 和Swiggy每月損失6000萬到8000萬美元。其他幾個瘋狂燒錢的初創企業集中在數字媒體、在線醫藥配送和城市交通等領域。

印度的情況和中國越來越類似,不管什么背景的公司,都開始進入風投行業。而一旦市場情緒轉向消極,像2014-2015年一樣,這些投資者們可能會暫停投資。在美國,好幾家高現金消耗的公司的股價已經跌破發行價,包括Uber和健身科技公司Peleton。與此相對比,Zoom和Datadog這些具有良好盈利能力的軟件服務公司的股價則表現良好。

在WeWork首次公開募股失敗后,科技公司的估值越來越受到關注。這種看法和情緒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內產生影響。尤其是像孫正義重倉的OYO和Ola等印度公司,他們已經接到指令,在上市之前要更加注重利潤,而不是擴張速度和規模

“總體而言,與8-10個月前相比,市場上的資金更加激進。原因是數字生活方式的快速普及,引發許多商業模式關鍵指標的爆炸性增長。然而,鑒于近期美國科技股IPO的表現,在短期內可能會給那些商業模式不確定的企業產生影響,他們融資可能會更麻煩。”投資銀行Avendus Capital的技術聯席負責人Pankaj Naik補充說,他目前尚未看到對投資者情緒產生了任何直接影響。

盡管建議謹慎行事,但經緯印度的Bajaj和Avendus(印度本土投行)的Naik都表示,與2014年至2015年相比,初創企業能夠吸引資本的規模,以及在財務指標方面和潛在機會而言,現在市場的成熟度不可同日而語。

例如,像線上摩托租賃公司Bounce、踏板車共享初創企業Vogo、順風車平臺Quickride和網約摩托車Rapido這樣的新興公司已經出現在城市交通領域,而在此前,人們預計該領域將由Ola和Uber主導。其他主要行業同樣如此,比如在線零售和數字支付等。

當前,印度數字化的故事對資本有致命吸引力,可以遇見,將會有更多資本流入印度一級上市。不過,投資者也會變得更具洞察力,更專注于商業模式和盈利更好的公司。

另一方面,盡管初創企業繼續吸收著創紀錄的融資規模,但投資者表示,他們也在和創始人溝通,減少支出,確保能夠讓同等數額的資金運作更長時間。從長遠來看,這種感覺可能是正面的。印度的投資人和創業者也在變得成熟。

“初創企業正在準備迎接更長的融資周期,并確保它們在下一年度資金充足。”風險債務公司Alteria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Vinod Murali表示,“在B輪及以后的競爭中,形勢已經變得越來越嚴峻,融資輪次也經常遷延日久,有時甚至需要6個多月的時間。”

志象網:長期關注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及國際化進程,提供一手信息及獨到視角,英文科技媒體The Passage 大中華區獨家合作媒體。志象網微信公眾號(ID:passagegroup)

  版權及免責聲明: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“環球光伏網”,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,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。

延伸閱讀

最新文章

光大國際預中標樂陵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及擴建PPP項目 光大國際預中標樂陵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及擴建PPP項目

精彩推薦

產業新聞

ChineseGLUE:為中文NLP模型定制的自然語言理解基準 ChineseGLUE:為中文NLP模型定制的自然語言理解基準

熱門推薦

黑龙江时时彩500彩票网